都市生活小说文神眼仙医第13章全文在线阅读

时间:2022-10-01 16:04:23作者:小吃的榴莲来源:79n

小说简介:《神眼仙医》情节跌宕起伏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生活小说文。一起品鉴:第2章叶一秋拄着导盲杆,鼻青脸肿的离开了陈家。嘟——!突然,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疾驰而来,在他身前停下,车内是一个美丽的女人。这是从帝都而来的...

都市生活小说文神眼仙医第13章全文在线阅读

第2章

叶一秋拄着导盲杆,鼻青脸肿的离开了陈家。

嘟——!

突然,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疾驰而来,在他身前停下,车内是一个美丽的女人。

这是从帝都而来的谢初雪。

她皱眉望向叶一秋。

一个身材魁梧,留着板寸的中年人,坐在驾驶位上,皱着眉头问道:“小姐,我们是不是搞错了?这人一看是个瞎子啊,能是老爷口中的神医?”

谢初雪再次将相片拿出,和叶一秋进行对比。

此刻的叶一秋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衣服上都是鲜血,而且一身衣服加起来,估计也就值个两三百块钱,如此寒酸。

一位神医,能如此狼狈?

两人都在想,自己是不是搞错了?

谢初雪脑海中,再次浮现出爷爷的话语。

“要不是叶神医,你现在每年的清明节,恐怕都只能跟我上香。”

“陈家的陈怡,是叶神医的未婚妻,但是陈家的年轻一辈,你应该也听说了,以她们的鼠目寸光和势力,绝对会反悔。”

“你要把握好时机。”

谢初雪心中暗叹。

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,而叶一秋,正是她爷爷所说的,唯一一位能够让她脱离险境的人。

谢初雪平静的说道:“是不是神医,试试就知道。”

她打开车门,走向叶一秋:“请问一下,您就是叶先生,叶一秋吧?”

叶一秋顿住身形,一头雾水:“请问你是?”

谢初雪连忙道:“您好,叶先生,我叫谢初雪,早就听闻您医术高明,可以妙手回春。我有一位好友患了不治之症,能不能请您去看看?”

短发男子看到这一幕,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。

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找到叶一秋家所在的小山村。

据他们所知,叶一秋跟着爷爷长大,叶老爷子的医术很厉害,堪称神医。但叶一秋的医术,村里的人都说,却比叶老爷子还要厉害。

可这么厉害的神医,自己的眼睛都治不好?

“可以,不过我不保证一定能治好。”

叶一秋点头答应。

在医术上,他向来保持着谦逊的态度,对病人家属也从来不打包票,把话说满。

“谢谢。”

谢初雪笑着点头,不顾叶一秋身上的污渍,把他扶进车里。

“你这伤?”上了车,谢初雪皱着眉头询问。

“只是摔了一下,又被狗咬了一口而已,无妨。”

叶一秋面容淡然。

……

金陵医院。

陈怡和廖文辉一起,拿着昂贵的营养品和水果,来到一间VIP病房。

看着躺在床上的老爷子,陈怡甜甜一笑:“爷爷,小怡又来看你了。”

老人的名字叫陈建国。

陈氏集团的董事长。

陈建国看着自己的孙女,脸上露出了笑容,“小怡,你来了。一秋呢,他怎么没来?半个月了,难道还没到金陵城?”

廖文辉一听,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

“陈爷爷,那家伙不仅是个土包子,而且还是个瞎子,他能让小怡开心吗,您怎么能让小怡跟这种人结婚呢?”

“小怡,这是……”陈建国表情一沉。

陈怡连忙说道:“爷爷,这是辉鹏地产的继承人廖文辉,帝都的谢家不是要来金陵城投资么,文辉家就是帝都谢家的合作伙伴。”

廖文辉也忙道:“陈爷爷,如果我们能拿下叶家的投资,我想三年之内,辉鹏就会成为金陵城中的一方霸主。”

“小怡的父母,对我也很满意。”

陈建国直接打断他:“小怡有婚约在身,她只能嫁给叶一秋。”

陈怡嘟嘴道:“爷爷,我不会和一个土包子一个瞎子结婚的,叶一秋的婚约,我已经烧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!”

“咳咳咳。”

陈建国突然咳嗽起来,他的脸色,也因为剧烈的咳嗽,而变得病态的通红。

气急败坏的老头,直接昏在了病床上。

……

“小心,叶先生。”一个半小时后,谢初雪带着叶一秋走下了劳斯莱斯,来到一处庄园。

“谢谢。”

叶一秋微微一笑,蹒跚着走向庄园。

“小雪,你来了啊。”

一名中年贵妇,笑吟吟的走了过来,目光在叶一秋身上扫了一眼,询问谢初雪:“小雪,这位是?”

“伯母,这位是叶先生,我特意请来的神医,诗诗在哪?”谢初雪笑答。

刚才在车上,叶一秋虽然用清水和餐巾纸擦拭了一下,但脸上还是青一块紫一块,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,还有不少的血污。

看着叶一秋那狼狈的样子,中年贵妇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。

但中年贵妇看在谢初雪的面子上,没有多说,而是微笑着说道:“诗诗现在在楼上,她父亲也找来了一位老院士给她看病。”

“那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

谢初雪,叶一秋,在中年贵妇的带领下,上了三楼,进入一个宽敞的房间。

现在是夏天,炎热的很。

可在房间内,叶一秋却看到一位容颜清秀,面容苍白,披着厚厚棉被的年轻女子,她眼中黯淡无光,充满了绝望。

旁边,还有一个中年人和一个老人。

“赵兄,赵小姐得的是寒症,我也无能为力。”

寒症。

这是中医的一种叫法,在现代医学中,叫做甲列腺衰退症。

是不治之症。

害寒。

“李院士、李老,你在医学领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啊,能不能再瞧瞧?”赵诗诗的父亲赵长河苦苦哀求:“需要什么,尽管开口,只要能救诗诗就好。”

“这是寒症后期,不是需要什么的问题。”

老人叹息一声:“我现在也只能开个方子,让她的病情稍微缓一缓。不过,这事怕是也无法拖延太久,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“叶先生,你能不能治疗这寒症后期?”谢初雪看着叶一秋,问道。

她也不是很看好。

毕竟一位老院士、医学界的泰山北斗都束手无策。

“可

”金管家暗暗看了周甜甜一眼,眼中有些冷。

以。”

叶一秋微微颔首。

此言一出,众人纷纷看了过来。

“小雪,这位是?”赵长河看了看叶一秋,对谢初雪问道。

“赵叔,这位是叶一秋,叶神医,是我特意给诗诗找来的。”谢初雪解释道。

她来到床边,拉起赵诗诗的手,勉强笑道:“诗诗。”

“神医?”

李院士推了推自己的鼻梁上的眼镜,上下打量了叶一秋一眼:“你真的可以治疗寒症后期?”

叶一秋点头:“可以!”

李院士说道:“寒病,是一种无药可救的绝症,你知道吧?目前,无论是西医,还是中医,都没有任何办法。”

“而且这已经是后期了。”

李院士眼睛一眯,道:“你治疗,用中医还是西医啊?”

“中医。”

“中医?”李院士笑了,“小伙子,你也知道,中医讲究的是行医经验,对不对?我看你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。”

而他,在医道上摸爬滚打了五十多年!

这位老院士的医德还是不错的,他没有讽刺,只是带着一丝怀疑。

叶一秋倒是无所谓:“我可以看看病人吗?”

李院士和赵长河面面相觑。

谢初雪瞥了一眼叶一秋:“诗诗是我大学时候的室友,我们两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,但也比亲姐妹还亲。如果你的治疗出了什么事,那你可要想好后果。”

“好。”

叶一秋面容平静。

赵诗诗有气无力道:“连老院士都束手无策,那就让他试试好了。”

赵长河怔了怔,目光有些复杂。

他没抱太大的希望。

但心态跟女儿是一样的,老院士都没有办法,与其等死,不如死马当活马医一下。

“那就来试试吧。”

在谢初雪的搀扶下,叶一秋走到床边,摸了摸赵诗诗的脉搏,这才说道:“谢小姐,麻烦你帮我把病人的衣服脱一下。”

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