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强龙医叶辰刘萍全文免费阅读_至强龙医为什么没更新

时间:2022-10-01 16:14:29作者:蛋奶酥来源:79n

小说简介:至强龙医男女主角为叶辰刘萍,由蛋奶酥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都市生活小说小说,已上架。第2章刘玉松被叶辰推了一把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。“你是她儿子是吧?刚才打电话半个小时没人接,现在过来装孝顺?早点拿钱过来签字做手...

至强龙医叶辰刘萍全文免费阅读_至强龙医为什么没更新

第2章

刘玉松被叶辰推了一把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。

“你是她儿子是吧?刚才打电话半个小时没人接,现在过来装孝顺?早点拿钱过来签字做手术,你妈还不会死,现在,人都死了,你在这里瞎折腾什么?”

“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这种假孝顺的子女,生前连口饭都舍不得给父母吃顿好的,死后在那拼命烧纸…”

刘玉松在一旁喋喋不休,护士都有些看不下去了。

若不是刚才她亲耳听到,刘玉松都说了些什么,恐怕真要被他这幅“大义凛然”的模样给骗了。

叶辰根本没理他,专心给母亲施针。

“小子,你耳聋是吧?”

刘玉松见到自己竟然被无视,越看叶辰那一身破破烂烂的地摊货,心里就来气,怒喝道:“你在这里搞什么乱七八糟的,这是对死者的不敬!”

“这里是ICU病房,不是什么人都能乱闯进来的!”

“保安,保安在哪里?马上把这小子给我带出去,看着他把所有费用全部结清,他要是敢赖账,马上报警抓起来!”

“小子,我说你呢!**的给我住手!”

刘玉松气得嘴唇哆嗦,指着叶辰破口大骂。

叶辰终于施完针,长出一口气。

母亲这是急性脑梗,但对于如今的叶辰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。

但这也是他过来的及时,若是再晚一些,可能真就威胁生命了。

母亲把自己拉扯大,这么多年省吃俭用,年龄上来了,身体有个不舒服,都硬抗过去,瞒着叶辰。

先前打电话给刘萍找自己,恐怕,已经晕的很厉害了!

叶辰望着柳琴两鬓斑驳的白发,眼眶逐渐湿润。

妈,从今往后,我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!

“护士,麻烦帮我母亲接上仪器。”叶辰对着一旁的护士轻声道。

“接仪器?给个死人接仪器?给我住手,我看谁敢动!”刘玉松冷哼道。

护士抿了抿嘴唇,看着叶辰真挚泛红的眼眶,一咬牙,冒着得罪刘玉松的风险,替柳琴接上仪器。

“你不想干了是吧!”刘玉松眼睛一横,冷喝道。

这时,医院安保终于赶了进来,一把抓住叶辰的肩膀,想将他拎起来,却稳若泰山,纹丝不动。

“松开!”

叶辰肩膀一抖,两名安保直接被震得向后退了两步。

他们只不过是奉命行事,叶辰并未下杀手。

叶辰冷冷地看着刘玉松,道:“你这个庸医,差点害死我母亲!”

“我害死她?送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停止心跳了,她要是能活过来,我这主任的位子给你当…”

刘玉松正说着,突然,刚刚替柳琴接上的仪器代表心跳的指针,微微波动了一下,紧接着,很快便恢复成正常人的心跳!

“活…活了?”刘玉松顿时愣住了。

叶辰大手一招,将柳琴身上的银针收了起来,等他收起银针包,柳琴徐徐醒来,看到叶辰在自己身边,赶忙坐起身,“儿子,我这是在哪儿?”

“妈,你都被人送到ICU病房了,以后能不能给我省点心,有什么不舒服早点告诉我。”

叶辰抽了抽鼻子,拉着柳琴的手咧嘴笑道。

若不是自己传承了古医派医术,母亲在刘玉松这种庸医手上,可能真的就要与自己天地两隔了!

“ICU?这里很贵的吧?儿子,我是不是生病了?要多少钱?”柳琴有些紧张起来。

柳琴一人抚养叶辰,日子过得十分清苦,最怕的就是自己生病到医院花钱。

小时候,叶辰不止一次深夜听得柳琴那压抑着的咳嗽声,病成那样,也舍不得去医院。

但每当叶辰有个小病小灾,她总是十分紧张地马上带他来医院,生怕留有后遗症!

“没事了妈,你已经好了,咱们回家。”叶辰咧嘴笑道。

他不仅治好了柳琴的急性脑梗,还将她身上的经脉疏通,身体比任何普通人都要健康。

还在这里待下去,看刘玉松的臭脸么?

“好,我们回家,我这点小毛病,没必要跑医院…对了,刘萍呢?”柳琴愣了愣。

“她…她在上班。”叶辰不准备将这件事情告诉柳琴,自己解决那一对狗男女便可!

说着,柳琴自己下了床,感觉一阵身体清爽。

“站住!你们不能走,把所有费用结清了再走!”

刘玉松拦在了两人面前,冷声道。

“医生,要多少钱啊?”柳琴说道。

“不多,也就七八万,你们两个,跟着一起去一楼缴费窗口结清了,再放他们出去。”刘玉松点了点两名安保道。

“什么?!要七八万?!”柳琴顿时被吓到了。

“凭什么要这么多钱?”叶辰眉头一皱。

“多?你以为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,荆州最权威的中心医院,我是脑科最权威的专家,你知不知道,要不是我花费了庞大的人力和药物,你妈早就死了。”刘玉松将厚厚一沓账单丢给叶辰。

叶辰快速扫了一眼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“你这是把我当傻子忽悠?”

“总有人以为自己比医生聪明。”刘玉松冷笑道:“赶紧交钱,别想赖账!”

叶辰顿时怒了,一把将刘玉松提了起来,重重顶在了墙上,“你这种人,简直就是侮辱医生这个职业!”

“放我下来!报警!赶快报警!”刘玉松怕了,满脸慌张。

他怎么也有一百七八十斤的体重,叶辰竟然一只手就把他提起来了。

他怎么挣扎,叶辰都纹丝不动。

这是什么恐怖的力量!

“好,报,赶紧报,我看警察来了抓谁!”叶辰冷笑着,将手中厚厚一沓清单摔在了刘玉松脸上,“我母亲是急性脑梗,你给诊断为心肌梗死?还有你开的这些药,全都是不在医保范围内的高价进口药!”

“儿子,先把人放下来,有话好好说。”柳琴满是焦急。

不管怎么样,打人是犯法的。

勤勤恳恳做人一辈子的柳琴,生怕叶辰犯了错误。

见到柳琴阻止,叶辰担心误伤到母亲,这才松开刘玉松。

“咳咳咳!”刘玉松捂着喉咙,不断咳嗽。

他彻底傻眼了,一时间无言以对。

原本他看着叶辰和柳琴一身地摊货,还以为又是从乡下来什么都不懂的人。

为了拿到医院的提成,他经常这么做。

没想到,今天竟然被叶辰给看破了,当场揭穿。

若真的等警察来了,对他进行调查…他的行医生涯,可能都要彻底完蛋!

就在这时,医院大门外忽然停了一辆劳斯莱斯幻影。

车门猛地打开,一张绝美面孔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少女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子,脸颊精致的让人挑不出瑕疵,及腰黑丝长发披肩,再配上**,含苞待放的曼妙身姿,真是美得令人窒息!

只不过,此时这张绝美脸上,满是焦急。

“医生!医生!快救救我爷爷!”

车上两名黑衣大汉小心翼翼将一名唐装老者抬了下来,在一众医生护士的簇拥下,很快被推进了手术室。

跟在旁边的护士来到刘玉松耳边小声道:“刘主任,这老爷子是一辆劳斯莱斯送过来的!”

刘玉松一听,呼吸都漏跳了半拍。

能乘坐劳斯莱斯的人,非富即贵!

“赶快召集全院专家过来,给老爷子做全方位诊断!”

刘玉松不敢怠慢,但也害怕担责…

不等那名护士跑出去通知,叶辰已经拿出银针包,准备施针!

古医派祖训,救济天下,叶辰不可能无视。

“你干什么?!”刘玉松冲上前去,指着叶辰的鼻子喝道:“你以为还是你妈?你妈死了就死了,但要是你把老爷子扎了个好歹出来,你负不起这个责!”

叶辰狠狠瞪了刘玉松一眼,“等你把什么狗屁专家都召集全了,老爷子命早都没了!”

刘玉松不屑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在你妈身上瞎扎了几针,就以为自己是神医了?不检查你就能知道伤者的病情?”

绝美少女听到两人的谈话,娇喝道:“你们医院怎么回事?我不管谁是主治医生,马上对我爷爷进行救治

”这时他低低威胁出声。

!要是我爷爷有什么三长两短,你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!”

此言一出,刘玉松脸色难看许多。

对方越是这样,他越不敢担这个责啊!

刘玉松赶忙对一旁的小护士道:“马上安排重症监护室做检查,我现在就联系周院长。”

“情况危急,必须马上施针。”叶辰凝重道。

绝美少女看着叶辰连白大褂都没穿,指着他的鼻子,向一旁刘玉松问道:“他是什么人?”

“他是我们医院的一个实习生。”刘玉松似笑非笑道。

“什么?!你们医院竟然让一个实习生救治我爷爷?!”绝美少女嗓音顿时拔高几分。

刘玉松满身冷汗,赶忙赔笑道:“您别激动,我已经联系我们院的周院长,他马上就会赶过来。”

“咳咳咳!”

就在这时,老爷子忽然一阵剧烈咳嗽,紧接着冒出一口又一口的血沫,护士刚刚连在他身上的仪器,也迅速响起滴滴滴的警报声。

在场所有人都脸色大变。

“快救我爷爷!我爷爷要是有三长两短,我拆了你们医院!”绝美少女歇斯底里地娇喊道。

刘玉松苦不堪言,他面色惨白地看着老爷子,根本不敢下手。

这种情况,根本就不是他能解决的。

说白了,刘玉松根本就是个半吊子的庸医!

叶辰顾不了这么多,快速上前替老爷子把脉,眉头逐渐紧缩。

“不能再耽搁了,老爷子全身经脉堵塞,这样下去,不出五分钟,老爷子必经脉寸断身亡!”叶辰说到。

刘玉松眼睛瞪得跟铃铛一样,还用你说?

我不知道老爷子撑不了多久?

但问题是,现场谁敢替老爷子做手术?

连各项检查都没查明白,万一自己一上手,老爷子就一命呜呼,那怎么办?

谁知,叶辰直接撸起袖子,准备替老爷子施针。

“你在干什么?!”绝美少女一怔,焦急道。

刘玉松也厉声喝道:“叶辰!你找死是吧!你现在就是个实习生,你敢在各项检查数据都没有的情况下治疗病人?病人出了问题,谁负责?!”

叶辰喝道:“出了任何问题我来负责,现在老爷子情况危急,一刻都不能耽搁!”

“你负不起这个责!”刘玉松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,他急得不行。

叶辰万一把老爷子给治死了,他甩甩**走人没问题,但他刘玉松可就完了!

绝美少女都快急哭了,爷爷情况越来越危机,真的撑不了多久了!

现场这么多医生护士,一个两个都不敢对爷爷进行医治。

难道…难道真的要让一个实习生出手救爷爷?

“你…你有几成把握?”绝美少女嗓音都在颤抖。

“九成。”叶辰淡淡道,实际上,他有十成把握!

“放屁!老爷子这种情况,就算是两大院长都来了,也不敢说有九成把握!”刘玉松指着叶辰怒喝道:“你给我放下你手里的破针!”

叶辰理都不理刘玉松,而是目光淡淡地看着绝美少女,“怎么样,救还是不救?”

绝美少女紧咬红唇,数息后,她眼神坚定,“救!”

“但如果我爷爷因为你而出了任何问题,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!”

叶辰轻吸一口气,准备运气施针。

“叶辰!你想干什么!你是要让我们整个医院,跟你这个废物一起遭殃吗?!”刘玉松吼道。

“滚!你要是有能力,你为什么不出手救我爷爷?”绝美少女怒了,美眸瞪着刘玉松。

刘玉松脸色想吃了屎一样难看,憋得通红。

一旁,叶辰双眼缓缓闭上,十指舞动,十三根银针,对着老爷子的穴位扎了下去。

绝美少女眼眸一凝,心中大为吃惊!

“这…这手法是失传多年的鬼门十三针?!”

排行榜